忌神比劫重不见印,忌见官杀用神制

身旺命,用神财官伤,忌神印比!命局无印忌神,为人聪明,但是早年走印运忌神透,聪明的人没读啥书,早见生扶大运为人肥头大耳,比劫忌神司权林立,为人争强好胜,喜欢劫别人财,忌神比劫夹身,左右狐朋狗友马仔随身走!横看竖看黑社会!单比劫旺重不见印,无...

四柱预测 盲派秘典 第01章 直断四柱法

所谓直断四柱法就是不用分析五行旺衰,不用取用神,只看四柱八个字,连大运也不用,直接从四柱八个字的组合中提取此人一生的信息之象。这种方法,简捷明了,实用性强,准确率也比较高,一直是盲人速断四柱、靠此维生的一项看家本领,若能融会贯通,灵活取象,...

四柱预测 盲派秘典 序言

盲人秘典是我国古代盲人中流传的一种靠口传心授、无字无形的典集。由于我国幅原辽阔,盲人的各门各派师传的内容侧重点有很大的区别,有的门派以纳音五行论命为主、有的以五行二十八星宿神煞论命为主、有的以五行生克论命为主,总之各有千秋。本典承师传,是以...

梅花易数 附录

附录《宋史.邵雍传》元脱脱等撰邵雍字尧夫。其先范陽人,父古徙衡漳,又徙共城。雍年三十,游河南,葬其亲伊水上,遂为河南人。雍少时,自雄其才,慷慨欲树功名。于书无所不读,始为学,即坚苦刻厉,寒不炉,暑不扇,夜不就席者数年。已而叹曰:昔人尚友于...

梅花易数 卷三 断占总诀篇之四

断占总诀篇之四占卜十应诀凡占卜,以体卦为主,用为事应,固然矣。但体卦既为主,用互卦相应,参看祸福。然今日得此一卦,体用互变中决之如此;明日复得此卦,体用一般,岂可又复以此决之?然则若何而可?必得十应之说而后可也。盖十应之说,有正应、互应、变...

梅花易数 卷三 断占总诀篇之三

断占总诀篇之三诸卦反对性情乾刚坤柔反其义,比卦欢欣困忧虑。临逢百物观求之,蒙卦难明屯不失。大畜其卦福之生,无妄若遇祸之始。升者去而不复回,萃者聚而终不去。谦卦自尊豫怠人,震则动而艮则止。兑主外遇祸之藏,随前坎后偷安矣。剥体消烂复自生,蛊改前...

梅花易数 卷三 断占总诀篇之二

断占总诀篇之二万物赋人禀陰陽,卦分先后。达时务者,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。观物理者,静则乎地,动则乎天。原夫万物有数,易数无穷。动静可知,不出于玄天之外。吉凶必见,莫逃乎爻象之中。未成卦以前,必虚心而求应;既成卦以后,复观刻应以为断。声音言语,...

梅花易数 卷三 断占总诀篇之一

卷三断占总诀篇之一八卦方位图观梅数诀序嗟呼,《易》岂易言哉!盖《易》之为书,至精微,至玄妙。然数者,不外乎易理也。有先后天之殊,有叶音取音之辨,明忧虞得失之机,取互变迟速之应。数有前定,祸福难测。易理灼然可察,予求得先天、玄黄、灵应诸篇,外...

梅花易数 卷二 体用生克篇之五

体用生克篇之五观物洞玄歌洞玄歌者,洞达玄妙之说也。此歌多为占宅气而发。昔牛思晦尝入人家,知其吉凶先兆,盖此术云。是故家之兴衰必有祯祥妖孽之谶,识者鉴之,不识者昧之。故此歌发其蕴奥,皆理之必然者,切勿以浅近目之也。世问万事无非数,理在其中,吉...

梅花易数 卷二 体用生克篇之四

体用生克篇之四十应奥论十应固出于三要,而妙乎三要。但以耳目所得,如见吉兆而终须吉,若逢凶谶不免乎凶,理之自然也。然以此而遇吉凶,亦有未然者也。黄金白银,为世之宝,三要得之,必以为祥。十应之决,遇金有不吉者,利刃锐兵,世谓凶器,三要得之,亦以...

梅花易数 卷二 体用生克篇之三

体用生克篇之三三要灵应篇序夫《易》者,性理之学也。性理,具于人心者也。当其方寸湛然,灵台皎洁,无一毫之干,无一尘之累,斯时也,性理具在而《易》存吾心,浑然是《易》也,其先天之《易》也。乃夫虑端一起,事根忽萌,物之着心,如云之蔽室,如尘之蒙镜...

梅花易数 卷二 体用生克篇之二

体用生克篇之二天时占第一凡占天时,不分体用,全观诸卦,详推五行。离多主晴,坎多主雨,坤乃陰晦,乾主晴明,震多则春夏雷轰,巽多则四时风烈,艮多则久雨必晴,兑多则不雨亦陰。夏占离多而无坎,则亢旱炎炎。冬占坎多而无离,则雨雪飘飘。全观诸卦者,谓互...

传统藏干余气,不作根论,余气徒有虚名,只用作论进退

传统藏干余气,不作根论,余气徒有虚名,只用作论进退之用。也就是告诉你,壬水在辰土已经死了断气入墓(癸在辰为余气是指壬死而入墓,墓中死气在转换转化为癸水过程中),第二个月巳月绝地,则是壬水消散(彻底转化为癸水,癸水才彻底凝结成胚胎,所以癸...

论长生进禄

长生论:有木才有火,有火才有土,有土才有金,有金才有水,有水才有木,甲木在寅月,甲木得水气足(进禄、中气、青年时段),阳木进禄则生阳火,然阳火后生戊土。 至此,先有丙而后有戊,以寅为长生丙火在巳月,丙火得木气足、同时戊土得火气足(进禄、中气...

子平真诠详解 0财富值

今从网络上撷录此博文,由衷感谢原释作者。详解《子平真诠》感觉能读懂这本书的人,还是少之又少。究其原因,读而不加思索,学而不究其因。把一本《子平真诠评注》该误读的地方都误读了,不该误读的地方也误读了。之前也想过,要不要把《子平真诠评注》给感兴...